Feedback from Prof. Liu of Institute
Source:    Publish Time: 2018-08-08 12:55   17 Views   Size:  16px  14px  12px

旧地重游,温故知新

 

201875-14日,本人和博士生许阳参加了由杨经绥院士领导的IGCP 649 (Diamonds and Recycled Mantle)工作组会议(Workshop)及会后野外地质考察。本次会议是该国际对比计划项目的第四次会议,也是继塞浦路斯之后,我本人参加的第二次IGCP 649项目工作组会议,由于不同的原因非常遗憾地错过了第一次在中国祁连山和第三次在古巴召开的年度会议。本次Workshop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昆士兰大学召开了学术研讨会,会议赴新喀里多尼亚岛开展了会后地质考察,成功吸引了50余名来自中国、美国、澳大利亚、法国和俄罗斯的学者参加。

新喀里多尼亚地处西南太平洋、沿北西-南东向延伸的狭长型岛屿。目前主流观点认为新喀里多尼亚曾是澳大利亚板块的一部分,岛上保留的BoghenKoh-Central(包括Koh蛇绿岩)、Teremba等地体就是二叠纪-早白垩世地质演化的记录,现在被当作新喀里多尼亚岛的基底。在晚白垩世末从澳大利亚东缘裂解出来后,经历了复杂的俯冲过程,包括由于弧陆碰撞而引发的俯冲极性反转,从而导致蓝片岩、榴辉岩等高压岩石(PoueboDiahot地体)的折返以及蛇绿岩的仰冲作用。新喀里多尼亚蛇绿岩是世界上弧前蛇绿岩的典型代表,主要保存了橄榄岩及少量的堆晶岩石,而洋壳岩石规模非常有限,仅在个别地区有零星出露。沿新喀里多尼亚岛的走向分布了一系列的橄榄岩地体,包括Massif du SudMe MaoyaTiebaghi等,岩石类型以难熔的方辉橄榄岩为主,含少量的纯橄岩,而相对饱满的二辉橄榄岩仅在北部的Tiebaghi地体有所出露,在该岩体中出露的铬铁矿曾是世界上最大的矿床之一。这些橄榄岩普遍发生强烈的蛇纹石化和风化作用,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红土型镍矿。

在参加本次会议之前,我曾(201510月)对新喀里多尼亚开展了为期一周的野外地质考察和蛇绿岩样品采集工作,并指导了许阳完成了新喀里多尼亚蛇绿岩的博士论文。因此本次考察属于旧地重游。古人云,温故而知新,通过参加本次会后考察,极大地加深了我本人对新喀里多尼亚地质及蛇绿岩的认识,尤其是关于SSZ型蛇绿岩的成因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整个考察过程中,杨经绥老师所领导的团队表现出非常高水平的组织协调与沟通能力,充分保障了整个考察的顺利进行。也要特别感谢杨经绥老师在IGCP框架下的出色组织与倾力付出,每年带领中国地质学者到世界上经典地区进行实地考察与全作交流,有力拓展了我们的学术视野。杨老师对于学术圈的热心付出,值得我等晚辈好好学习与效仿。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刘传周 研究员